禱告城牆Wall Of Prayer(為以色列禱告守望)

 

2011 年元月/猶太曆5771年守望者的禱告

「耶和華啊!我呼求?,?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還不拯救。?為何使我看見罪孽??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哈巴谷書一章2-3節)

快沒時間達成「和平」了?
「耶和華如此說:我們聽見聲音,是戰抖懼怕而不是平安的聲音。……我怎麼看見人人……臉面都變青了呢? 哀哉!那日為大,無日可比;這是雅各遭難的時候,但他必被救出來。」(耶利米書三十章6-7節)

在最近的數十年,許多人的腦海都想到先知耶利米上述這番令人沉痛的話。端詳我們這個世界的屬靈狀況之後,若有人問說:「這些狀況是不是彌賽亞再來前的先兆」,確實會是情有可原的。

「我願和睦,但……他們就要爭戰。」(詩篇一二○:7)和平與雙方的公正有關。在十二月十四號最近的加利利大會中,以色列的總統「佩雷斯」說他相信以色列與其眾鄰國達成和平的機會之窗並不會敞開太久,他說:「我們在為和平倒數計時,時間快沒了-以色列被說成非法、這地區激進的伊斯蘭化,而伊朗則一直在武裝自己……等艱辛的過程。現在我們必須醒悟過來-我們已經沒多少時間討論了。」「佩雷斯」總統上述這番感傷的話並不難理解。

這人是否因為簽署了失敗的「奧斯陸和平協定」,而成為悲觀論者?還是他的關切極為合理?

地上的百姓
突然停止公開承認巴勒斯坦國之後,前天歐盟又重申它準備在「適當」的時間承認這件事(《耶路撒冷郵報》十二月十三號的新聞)。除了這件披露的事之外,在過去的幾個星期,以色列已聽到巴西、阿根廷、玻利維亞、委內瑞拉等國意外的宣布,說他們承認獨立的巴勒斯坦國-首都位於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我們若考慮其他的南美洲國家--烏拉圭、巴拉圭、智利、秘魯、厄瓜多爾及薩爾瓦多都極可能會仿效上述那些國家的作法,以色列總統「佩雷斯」上述的話就顯得極有道理。

這件事一定具有骨牌效應,尤其當考慮聯合國大約192個會員國當中,就有55個國家是伊斯蘭教國家,這些國家極有可能會在聯合國大會中投票贊成巴勒斯坦單方宣告建國的表決。現在,歐盟也公開顯示打算支持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建國的宣稱,是否還有人敢問既然情況已經不穩定了,到底還需要推多少剩下的骨牌?「……地上的百姓都聚集起來攻擊她……」(撒迦利亞書十二:3英文聖經直譯)。

一個人當然不需要是個陰謀熱愛者或是個大驚小怪的人,就會看見以色列在世界的情勢及所有一堆堆疊起來反對她的牌。雙重標準、(號稱的)文明世界中有極大比例的國家都公開仇視猶太人,而教會在裡裡外外也將以色列說成非法及魔鬼都替惡者完成了許多的工作。我對我們即將進入一段艱辛卓絕的「上帝區」深信不疑,在這個區域祂會以明確無誤的方式顯示祂的作為,但是聽聽先知說了什麼:「雅各必被救出來!」(耶利米書三十:7)

禱告要點:
關於以色列,請禱告基督徒會意識到並沒有中間的立場-對世界那是沙灘上的一道線。「……摸你們的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撒迦利亞書二:8)
禱告正當世上的列國在做決定之際,神的光會光照他們。「許多許多的人在斷定谷……。」(約珥書三:14)
禱告在以色列需要的時刻,教會會堅定地跟她一同站立。「為你(以色列)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創世記十二:3)
禱告以色列會開始意識到這個關鍵時刻:他們惟一的選擇是全心回轉歸向他們列祖的神。「現在以色列人的哀聲達到我耳中,……」(出埃及記三:9)

到底何謂難民
「禍哉,那些……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彌迦書二:1)
有各式各樣的定義適用於這節經文。其中一個較有趣的定義來自UNWRA。UNWRA是負責把那些在1948年在以阿戰爭期間離開以色列的巴勒斯坦難民重新安置回以色列的國際組織。

UNRWA的運作定義說:「……(巴勒斯坦)難民是指1946年六月到1948年五月期間其正常的居住地在巴勒斯坦(即僅僅住在那堥潀~的時間),由於1948年阿拉伯和以色列的衝突,而失去了他們的家園及謀生方式的人民。」換言之,根據UNWRA的定義,任何來自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外勞若是曾被困在上述的這場戰爭,都可以正式地將他們自己歸類為「巴勒斯坦」難民,所以今天就能要求到以色列定居!(資訊來源:www.unrwa.org/etemplate.php?id=86)。若是這類的人只住在「巴勒斯坦」兩年或稍微久一點的時間,為何他們不能回到他們的原籍國?

若有人挖掘歐洲在同樣這段時期的歷史,絕不會失敗,而會察覺在1948年該地的難民問題一點也沒解決-基於大量的原因,人民就是無法回到他們曾經稱為家園的地方。若我們把UNWRA對巴勒斯坦人所下的定義這個相同的準則應用在歐洲,今天歐洲就會被難民淹沒。當那事發生時,人們承認那媯o生了破壞性極大的戰爭,而繼續向前重建他們的生活!但若是我們眼前沒有一些嚴酷的事實,會難以想像戰後的歐洲之動亂。

儘管同盟國之間具有協定,仍有幾十萬個住在南斯拉夫及羅馬尼亞的德國人民被驅逐到蘇聯去當幹苦工的奴隸、到被聯軍占領的德國,之後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奧地利及德意志邦共和國。這件事涉及了歷史上最大的人口轉移--在這段重建過程期間,有數百萬的人受到影響、數百萬的喪生。從二次大戰結束到1961年豎立了柏林圍牆,大約有六十萬名來自蘇聯的東歐難民到西德尋求庇護。在同樣這段時期,有數百萬 前俄國公民違背意願地被迫被遣返蘇聯--不管他們的意願。這些強迫執行的遣返行發生在1945到1947年之間!

當然,過去所有這些動盪可能不會陷入政治疏忽的無底坑,直到一年後中東爆發了屠殺巴勒斯坦的猶太人的種族戰爭。世界為何對那些由他們自己的親屬所發動的戰爭、之後發現自己變成無家可歸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採取如此例外的做法?若有人問說是否有一個規模巨大的雙重標準在從前或現在仍然在運作,這麼問是否有道理?

1948年的以阿戰爭對以色列言而是個防禦戰,當時阿拉伯人跟他們的德國及英國聯軍迫使主權獨立的以色列應戰,雖然當時歐洲許多的國家都仍動盪不安。同時間,好幾個世紀以來許多已經在阿拉伯國家中建立了家園的猶太人,其中有將近七十五萬個人變成無家可歸,他們的財產都被沒收了。而且,當然在這個災難的中心,是導致了六百萬名猶太男性、女性及孩童喪生的納粹大屠殺。

那些被殺害及生還的猶太人可能已經住在那些鄉鎮、城市及村莊好幾十年甚至好幾個世代了,但是對納粹分子而言,那根本無關緊要。事實是自從被羅馬逐出他們古老的祖國後,身為一個民族,猶太人已經成為難民兩千年的時間。他們以容忍的少數族群身分住在外邦人當中,然而身為一個民族在其大部分的歷史中,他們都活在無權擁有工作及土地的狀況中,更別提擁有他們自己的國家。每當寄居國的統治者認為適合,就將猶太人逐出他們的領土!

世人常以為不公正而將以色列刻畫成魔鬼。所以,我們呼籲所有那些對這些事實通常渾然無知的基督徒以及那些愛以色列的人,讓這件事成為熱切禱告及實際行動的項目,免得將來全能的神會要我們對如何對待祂子民以及與他們的關係等事交帳!我們基督徒什麼時候才會無可置疑地拒絕對猶太人持這樣的雙重標準?「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樓上觀看,看耶和華對我說甚麼話……」(哈巴谷書二:1) 。

所以,經過這些簡潔的思考之後,剩下要問的問題是:「誰才是世界上真正的難民?」
禱告要點:
禱告抵擋在以色列那氾濫而危害心靈的無神論。「我說:你只要敬畏我,……」(西番雅書三:7) ??
為以色列國會的議員會決定想為神的子民執行祂的旨意禱告
當猶太人越來越受壓且越來越向同化的壓力屈服時,為教會能向猶太人舉起愛的旌旗禱告
為在以色列及分散在各國身為宗教及政治領袖的猶太人對於如何引導他們的百姓,能具有更大的道德勇氣禱告。「……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撒迦利亞書一:3)
此外,

  1. 請特別為以色列被擄的士兵「沙利特」能獲釋禱告
  2. 請為CFI 的需要、創辦人Ray 和Sharon 的身體及福祉,以及他們領導CFI 事工繼續在服事神和以色列時,能有從神而來的智慧禱告
  3. 也請為CFI在全球的分部禱告

本文的作者「法蘭克及凱倫•瑟爾許」(Frank & Karen Selch) 夫婦目前住在澳洲,他們先前在CFI 耶路撒冷總部服事。



P:\CFI Publications\DIGITAL PUBLICATIONS\Israel News Digest\2010\2010 August\IND_Masthead_2010redesign_2.jpg


2011年元月/猶太曆5771年以色列新聞文摘

「倘有禍患臨到我們,或刀兵災殃,或瘟疫饑荒,我們在急難的時候,……向?呼求,?必垂聽而拯救,……」(歷代志下二十篇9節)。

薄弱的美國政府危及以色列
在最近幾週的日子,「維基洩密網站」(WikiLeaks) 證實了許多人存疑的事:好幾個阿拉伯國家都極力希望美國阻止伊朗發展核武。例如,沙烏地阿拉伯的國王「阿布杜拉」再三催促美國消滅伊朗的核武廠,說:「你必須切斷蛇的頭」。他還告訴美國的外交官:「底線是伊朗不能被信任。」約旦的官員們也要求以「任何必要的手段」,制止伊朗的核武發展,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埃及的官員都將伊朗政權視為「邪惡」及「存在的威脅」。

儘管如此,美國政府「歐巴馬」除了交待實施制裁之外,並不願對伊朗的核武發展採取任何的行動,而制裁已經證實並沒有制止的效果。美國政府不僅不願對伊朗動用武力,還採取了一些預防以色列襲擊伊朗位於「布什爾」(Bushehr) 及「納坦茲」(Natanz) 核武廠的措施。更糟的是,美國的經濟困境可能向世界發出了一個信息:美國已不若從前,現在她是個薄弱的巨人,而不再值得害怕及尊敬。

雖然美國顯著的弱點可能並不是美國會立刻滅亡的信號,但卻使她的盟國以色列處於極危險的處境。由於對美國的行動或缺乏行動感到灰心,先前跟美國及以色列友好的中東的國家都開始向德黑蘭示好。例如約旦國王「阿布杜拉」歡迎並邀請伊朗到約旦訪問,並要求伊朗和約旦建立更多及更好的關係。同時間,他也開始「漸漸結束」跟以色列的軍事關係。

底線是以色列的敵人們如敘利亞、真主黨及哈瑪斯都已強化了他們跟伊朗的關係,而埃及、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都重新在審議他們跟以色列或多或少的和平關係。曾經是以色列堅定盟友的土耳其,現在也跟以色列分歧。雖然希臘對以色列友好的態度鼓舞人心,卻未向以色列保證願意提供強大的支援。被敵人們,或者充其量一些靠不住的友國團團圍住,在許多人眼中,以色列似乎大限已近。

也許必須到這個地步,以色列的領導者才會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求助?當然,每個人都可以為以色列的這個看似「位於敗局」的情勢能獲得正面的成果禱告。雖然以色列本身被逼到死角,但是她的王絕對無法受阻。

也許必須到這個地步,以色列的領導者才會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求助?當然,每個人都可以為以色列的這個看似「位於敗局」的情勢能獲得正面的成果禱告。雖然以色列本身被逼到死角,但是她的王絕對無法受阻。

一個月的毀滅性火災
十二月十八號有兩個婦女,其中一人是美國人,在距離「伯特示麥」(Beit Shemesh) 的林地健行時,遭受二個阿拉伯男子的攻擊,其中一人喪生,而另一個人受了傷。死者是現年四十歲名叫「克里斯汀•盧肯」的美國人,此行她到以色列參加「基督教會」(Christ Church) 籌辦的研經之旅。在安息日當「克里斯汀•盧肯」跟她一位本身是導遊的英國朋友「凱•威爾遜」在林地區健行時,兩個阿拉伯的男子走向她們,向她們要水喝。擔心這兩名男子可能存有別的動機,於是兩位女士就走開了。但過不了多久,這兩名男子又出現了,並開始用刀子攻擊她們。「克里斯汀」遇害了,而「凱」受了傷,因為她喬裝已死,才倖免於難。當兩名男子離開後,顯然「凱」帶著她死去的朋友掙扎著來到附近的一個停車場而獲救。

以色列的警方將這起事件視為出於政治動機的恐怖事件處理,但是他們也不排除這可能純粹是個刑事案件。事發之後,無人宣稱此事乃出於他們所為,那表明這件事是那兩個人,而不是一個激進團體所犯的案子。撰寫本文時,有報導說這起謀殺案的罪犯已經被捕了,但是兩個罪犯卻沒被起訴或判罪。

這是否意味到訪以色列再也不安全了嗎?不,不是那樣。每年都有數百萬的旅客到聖地去,而一向甚少出現負面的事件。然而向大家提出一個忠告,那就是少數幾位女性(或單獨一位女性)自己出去健行,乃是不智之舉。毫無疑問地,那是她們愛以色列這個國家,並覺得在「神的土地上」乃是安全的一個跡象,然而,那會促使歹徒行兇。

美國的旅客在以色列遇害
十二月十八號有兩個婦女,其中一人是美國人,在距離「伯特示麥」(Beit Shemesh) 的林地健行時,遭受二個阿拉伯男子的攻擊,其中一人喪生,而另一個人受了傷。死者是現年四十歲名叫「克里斯汀•盧肯」的美國人,此行她到以色列參加「基督教會」(Christ Church) 籌辦的研經之旅。在安息日當「克里斯汀•盧肯」跟她一位本身是導遊的英國朋友「凱•威爾遜」在林地區健行時,兩個阿拉伯的男子走向她們,向她們要水喝。擔心這兩名男子可能存有別的動機,於是兩位女士就走開了。但過不了多久,這兩名男子又出現了,並開始用刀子攻擊她們。「克里斯汀」遇害了,而「凱」受了傷,因為她喬裝已死,才倖免於難。當兩名男子離開後,顯然「凱」帶著她死去的朋友掙扎著來到附近的一個停車場,而獲得了幫助。

以色列的警方將這起事件視為出於政治動機的恐怖事件處理,但是他們也不排除這事件可能純粹是個刑事案件。事發之後,無人宣稱此事乃出於他們所為,那表明這件事是那兩個人,而不是一個激進的團體犯的案子。撰寫本文時,有報導說已經這起謀殺案的罪犯已經被捕了,但是兩個罪犯卻沒被起訴或判罪。

這是否意味到訪以色列再也不安全了嗎?不,不是那樣。每年都有數百萬的旅客到聖地去,而一向極少出現負面的事件。然而向大家提出一個忠告,那就是少數幾位女性(或單獨一位女性)自己出去健行,乃是不智之舉。毫無疑問地,那是她們愛以色列這個國家,並覺得在「神的土地上」乃是安全的一個跡象,然而,那會促使歹徒行兇。

歐洲向以色列靠邊
根據《路透社》最近的一篇文章,在歐洲一些極右翼的政黨增強其反伊斯蘭的言論,並跨越邊界在締造關係,甚至遠從歐洲到以色列來,「讚揚」這個成為反好戰的伊斯蘭之堡壘的猶太民族國家。當然,認為以色列是反好戰的伊斯蘭之堡壘並不是一項新的看法。已有一段時間,保守黨觀察員說耶路撒冷及特拉維夫若先陷落,然後紐約,接著就是巴黎和阿姆斯特丹了,而自由派人士嘲笑並對這個看法嗤之以鼻已有一段長時間了。然而,位於伊斯蘭統治之道路遠處的歐洲,有些政治領袖開始嗅到了煙味並醒了過來。這群人當中,有來自法國、瑞士及荷蘭那些開始意識到危險的右派領導者。

最近由於「毀謗」伊斯蘭教而受審的荷蘭政治人物「威爾德」(Geert Wilders) 是這個運動陣營的領導者之一。稍早前在十二月,「威爾德」到以色列表達他支持約旦河西岸的屯墾區居民,說那堛漱痚Ж筒Z人應該搬到約旦去。跟他同行的,是來自德國、奧地利、比利時及瑞典一些看法與他雷同的領導者。「威爾德」說:「基督教、猶太教及人道主義是我們的文化基礎,而以色列正在為我們奮戰。若是耶路撒冷陷落,下一個就是我們。」

在元月一開始,前西班牙總理「阿斯那」(Jose Maria Aznar) 在英國《泰晤士報》的一篇文章裡也從不同的角度,極力支持以色列以及她奮戰極端的伊斯蘭教。「阿斯那」說:「(中東)問題的核心,在於模稜兩可及經常錯誤的方式,而太多的西方國家現在正在應對這個狀況。把在中東一切的罪惡怪罪於以色列是容易的事。甚至有些人的行動與言論表現得就如只要我們準備把這個猶太民族國家當作祭牲獻在祭壇上,就能跟穆斯林世界達成一個新的諒解。這會是愚蠢的想法。」

「阿斯那」又說:「在所有時刻的這一刻,拋棄以色列的命運只是更凸顯我們下陷了多深,以及我們的傾斜現在顯得何等殘酷。這件事絕對不允許發生。受到需要重建我們自己西方的價值觀、對侵略以色列的波瀾表達深入的關切、意識到以色列的優點乃是我們的優點,而以色列的缺點乃是我們的缺點等因素激發,在一些知名人士的協助下(接著他說了幾個知名領導者的姓名,包括愛爾蘭的「特林伯」(David Trimble)、美國的「波頓」(John Bolton) 等人),我決定推動「以色列的新友人」這個方案……。」

單邊的巴勒斯坦國?
已有一段時間了,在和平會談沒什麼成果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一直揚言要單邊宣布建國。這個想法獲得了全球及列國中有些國家包括巴西、阿根廷、玻利維亞、的贊同,而土耳其已經「承認了」這個根本尚不存在的狀態。然而,這整個行動充滿了危險。十二月廿九號「羅森堡」(Joel Rosenberg) 在其網路記事上寫道:

「一個嚴重危及以色列及其人民和平與安全的新威脅正迅速地浮現出來-到 2011 年夏天以前,巴勒斯坦的領導者將單邊宣布他們自己是獨立及主權國家並試圖分割耶路撒冷可能會成功,而世界會想迫使以色列接受這個新國家,而不是要求巴勒斯坦人坐下來,並協商能為雙方接受的公平、公正的條件。」接著他又說:「沒錯,巴勒斯坦人單邊宣布建國不是個和平配方,而是戰爭配方。」

看來歐洲和美國都不贊同這件單方面的舉動,即使他們曾經傾向這件事。十二月廿九號「朱莉•斯塔爾」(Julie Stahl) 在 CBN 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星期三以色列的副總理『亞阿隆』(Moshe Ya'alon) 說美國和歐洲現在逐漸離開承認巴勒斯坦國這個想法。在以色列的國營電台接受訪問時,『亞阿隆』說埃及和約旦兩國及以色列,都擔憂「哈瑪斯」會接收猶大和撒馬利亞,即受西方扶持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阿巴斯」目前所統治的約旦河西岸。據『亞阿隆』所言,單邊宣布建國的巴勒斯坦會是個不合格及不受歡迎的當局,最後會變成「哈瑪斯坦」(一個新造的詞,即在「哈瑪斯」及「波斯」等字後面加上stan,意思是「之家」或「之地」。)」

「稍早(十二月)以色列和美國批評南美洲國家單方面承認邊界以 1967 年為基礎的巴勒斯坦國。兩個星期前,美國眾議院以壓倒性的多數通過了一項決議,宣布『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獲得真正及持久的和平,只能透過雙方直接的協商達成,並敦促美國的領導者『拒絕接受任何單方面承認巴勒斯國』的舉動,並對聯合國的安理會想以「藉談判而達成協議」之外的方式建立巴勒斯坦國的任何決議行使否決權。」

而且,看來巴勒斯坦單方宣布建國的思想註定並沒有出路。除了一些一知半解及不守法的國家,才會給像這樣的「國家」一天的生存時間。不僅如此,或許有人會問一個極嚴肅的問題:「巴勒斯坦人民已準備好要有國家了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哈瑪斯」之間的衝突又如何?這件事解決了嗎?難道情況不會又變成各派系的負責人為了控制權而戰?這件事會讓一個深思熟慮的人搖頭。

這並非在詆毀巴勒斯坦人。因為在那些百姓當中,有一些屬於主的人,而除了為祂自己的猶太子民提供一個家園之外,神也要把最好的給巴勒斯坦人民。我們需要為那個結尾禱告。

「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因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瑪拉基書一章11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

 


2010年十二月警醒守望
「有一個守望的人站在……」(列王記下九章17節)

給所有的警醒守望者
不是預期的修殿節

十二月二號星期四,當深受以色列人民喜愛的修殿節紀念日正要來臨時,海法附近的山上爆發了野火,結果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這些高山是全以色列最美的一些名勝,並受到全世界許多遊客的喜愛與到訪。在這地方以利亞在巴力的眾先知面前求神讓火從天降下,而向他們顯示亞伯拉罕、以撒及雅各的神的確是主。以利亞對主說:「……求?應允我,應允我!使這民知道?─耶和華是 神……」(列王記上十八:37)。這是火從天降而向未信者證明神的名的地方!在今年第一天修殿節的全天,所看到的不是好幾千個在家中的窗台上點燃燭光、記念猶太人勝過安提阿古的敘利亞-希臘政權的歡呼聲,而是好幾千個家園被這場火災燒毀,而無法把燭光放在窗台的人。好幾千個人失去了一切,所以全家甚至連一隻燭光也沒有。在以色列,許多人對今年這個節期的心情是嚴肅及悲傷的。

「若不先向他們的創造者回轉,以色列不可能從他們周圍實際的威脅倖免於難。若不先開始行動,他們不可能從周圍屬靈的威脅倖免於難。有許多必須做的事,並有許多需要除去的黑暗。他們必須行動…..最大的黑暗向最小的光退避。那就是我們從一根燭光開始。」(Moshe Kempinski 撰於2007 年12月6日)

一個感動人心的故事
在這個造成極大傷害的火災中,我們看到許多以色列的百姓展現了英勇表現、勇氣、勇敢的一些感動人心的故事。有許多的人冒著生命的危險去幫助其他的人。為其他人犧牲他們自己的生命,這件事顯示出他們何等在乎他們那些身陷火海的骨肉同胞。ZAKA是以色列一個專門派志工到各種災難現場去幫助人,並為喪亡者提供合宜的猶太式葬禮的猶太人機構。最近這個機構述說他們到這次災難的現場,搶救其餘仍在被大火燒成了炭的監獄巴士裡面的人的狀況。這輛監獄巴士在開向Beit Oren集體農場的公路上被燃燒落下的樹木擊中而陷入了火海,車子90%都被大火燒毀了。巴士上大部分的監獄警衛都喪生了,但有一些人逃出了車外。在找尋這些監獄的警衛時,ZAKA的一個隊員和一個消防人員藉繩索下到山邊靠近被燒焦的巴士旁想進行救助時,發現15個監獄警衛都縮成一團地彼此擁抱在一起,雖然他們都嚴重地被大火燒傷了。ZAKA團隊及消防人員們都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景象,而且永遠也忘不了這個怵目驚心的畫面。火勢受到控制之後,連ZAKA的成員,也需要接受諮商及心理治療。

以色列的這場災難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現在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場火災。這場火災會開始,好像是兩個德魯茲的青少年造成的。在全家的郊遊結束後,這兩個青少年點火焚燒垃圾。那個錯誤是個悲痛,他們大概一輩子都會記得這件事。為什麼神允許這件事發生?難道祂不是如自己所應許的,會永遠看守以色列嗎?祂告訴我們當祂的百姓在一切苦難中,祂也同受苦難(以賽亞書六十三:9)。為何祂允許祂所愛的以色列受這麼多的苦?我們可以譴責、批評、指出這個國家的罪並將它們全都暴露出來,但是主都已知道這一切。為什麼神允許911事件發生?用意是要叫人民禱告嗎?為什麼神允許東南亞的海嘯發生?有些人在那個災難中獲救了,但有件事是肯定的:對於這一切,我們還是沒有答案。在以色列土地上的阿拉伯人已經說那是個「懲罰」及「以色列國終了的開始」(應當注意的是,從前以色列有些火災會發生,是因為恐怖分子的縱火。)

我冒險撰寫下面這段話。神不會背棄祂跟以色列及猶太人所立的約。關於這塊土地與人民,祂跟亞伯蘭立了約,是絕不會終止的(創世記十五:18-21)。神非世人,必不致說謊(民數記廿三:19)。雖然……棚內沒有牛,而無花果樹也不結果,我們仍然必須信靠祂(哈巴谷書三:17);雖然我們不明白所有的事,我們仍然必須信靠神及祂的話語,因為那攸關祂名的存亡。祂會信守祂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作的各項應許。若是祂不信守這些應許,我們這些稱為基督徒的,就沒有盼望!要在這位守約的神裡面歡欣,無論祂允許祂的百姓歷經什麼事。


火經常表示煉淨。也許神要以色列調整其方式、更改其行動,並改變及改進他們的日常生活與行為。或許祂正透過逆境在微調祂的子民。有時祂不是允許試驗及憂患臨到我們每個人而「煉淨」我們嗎?讓我們為祂所愛的土地及人民呼求神的憐憫,並懇求神成為他們此刻所需的「安慰者」。讓我們以禱告托住他們,並繼續為他們守望,因為我們是主的警醒守望者!

以色列所發生的事必須令我們所有的人為我們自己的行為方式能夠改變而哭泣,並順服萬主之主!

一同到神施恩的寶座前:

  1. 為以色列的消防人員及救援團隊禱告,在這段艱難的時期,求神賜給他們力量繼續執行任務,並為他們本身在這次的救援行動中目睹怵目驚心畫面的記憶能獲得醫治禱告。
  2. 感謝神,聽到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的呼救聲時,有好幾個國家都做了回應,在以色列需要的時刻,前來提供協助。這對這些國家會是個祝福(創世記十二:3)。
  3. 為以色列的土地所欠缺及亟需的雨水向主懇求。在過去將近八個月的時間,以色列都沒降雨,並且乾旱已經好幾年了,而讓這塊土地及整個地區都變得脆弱。

■ 懇求主的憐憫,使以色列的敵人們無法利用這個災難並藉這個機會試圖攻擊以色列。他們視整個事件為以色列的弱點及懲罰,……認為他們有權利及權柄在適合的時間攻擊以色列。讓我們為以色列警醒!

  1. 當神允許像這樣的時刻發生而試驗人心時,讓我們乞求神的憐憫。

■ 懇求主賜給以色列一顆新心與心靈(以西結書卅六章)。

  1. 懇求主堅固以色列那些處於困境的百姓及這個疲憊的國家禱告….. 這國家不僅厭煩了戰爭,而且也厭煩了諸多的困難。
  2. 懇求神為以色列降雨而使加利利海充滿水。以色列的國會最近制定了一項法令,在未來的兩年禁止人們在加利利海捕魚。
  3. 為以色列能在「哈代拉」(Hadera)、「亞實基倫」及「彭瑪西瑪瑞」(Palmahimare) 附近設立更多海水淨化廠,而能在每年生產更多無鹽的水禱告。當然,這並不是真正的解決辦法,但假如能獲得這些廠房,透過它們在未來神能使以色列能夠去幫助其他的國家。例如,約旦河遠比以色列遭受更多的損害。約旦河仰賴加利利海的水,但因為缺水,所以約旦河得不到水。這可能會造成這兩個國家嚴重的壓力。請根據這些需要代禱。

  1. 為以色列的百姓能開始講說信心的言語及屬靈的真理禱告。

為以色列的北部及南部禱告,哈瑪斯以飛彈攻擊以色列的南部時,以色列北方的百姓接納了南部的百姓,而現在北部的百姓需要幫助。讓我們祈求在以色列的兄弟們會伸出援手,本著手足情誼及愛的心彼此幫助,這會榮耀以色列的神。現在是全世界的基督徒以色列之友起來回應的時刻!請禱告並支持我們事工出去幫助迦密山地區的以色列百姓之方案。若是你有感動要幫助,請瀏覽CFI耶路撒冷總部的網站:www.cfijerusalem.org,或以e-mail跟我聯繫。

陪以色列站立,

本文作者「莎倫•桑德斯」(Sharon Sanders) 是 CFI 的共同創辦人並負責教導,作者歡迎大家的來信,她的電郵是Sharon@cfijerusalem.org